冯老师的困惑 ——冯氏标准的崩塌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 · 木心》

我的名字是 OpenAPI ,迷你 OpenAPI

二零二三年六月五日下午。

记得那是一个下雨天,已经快要下班了,冯老师找到我,似乎有求于我的样子。


「帮我建个仓库吧,我准备要大干一场了。」

「弄啥子?」

「我打算把对外的 API 重构一版,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 OpenAPI ,怎么样,这名字够霸气吧。」

「你想好了吗,冯老师?为什么一定要重构呢,老项目不能用了么?」

「改不动啊,老项目里边全是坑。」

「那换成新的就没有坑了么?」

「新的肯定不会啊,我都想好怎么弄了,等上线以后,就按我这套来,我说了算,我就是标准。」

「你的冯氏标准吗?」

「是的。」

「那之前对接老项目的那些客户怎么办,不管了么?」

「老用户还是让他们用老的,新用户都走新接口。」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的老项目,也是不久之前升级的版本吧。V2 对吧?直接狗尾续个貂,来个 V3 不香么?」

「还是算了吧。以前我没得选,这次,我想干票大的。」

「简历准备好了吗?」

「放心,没那么衰。」

「你确定要叫 OpenAPI 吗?这名字你能驾驭得了吗?」

「瞧不起我?」

「不是,取个土点的名字好养活。过去,叫富贵,来福,有才的,后来不都出息了么。你叫个这么霸气的名字,怕你八字不够硬啊。」

「就这?岂不闻:受命于天,即寿永昌乎?」

「好吧,Good luck 。」

「For OpenAPI 。」


愤怒吧 OpenAPI

给冯老师建完 Git 项目后,冯老师满是欢喜,像过年买了新衣服一样。


「接下来,我就要大干一场了,你们就等着瞧好吧。」

「想好用什么架构了吗,冯老师?」

「全用最新的。最新的 Laravel ,最新的 PHP , 最新的 MySQL ,全部都上顶配。Laravel 现在出到哪个版本了?」

「10 。」

「那就直接上 10 。」

「不出个设计文档,流程图啥的吗?」

「完全没那个必要,花里胡哨的没有用。就一个字——干就完了。」

「还得是冯老师。有详细的排期计划吗?比如一期做哪些,二期做哪些?」

「没那么复杂,一期就撸完了。」

「不想打击你,冯老师,但我还是要忍不住问一句:你真的清楚你要做什么吗?」

「此话怎讲?」

「比如你的 OpenAPI 要解决的痛点有哪些?」

「全是痛点啊,老系统根本没法看。代码写的乱七八糟,全是问题,实在是不想动了。随便重构一下都比现在强啊,这是毋庸置疑的。」

「就像熬不过的七年之痒,只剩下嫌弃了么。」

「可以这么理解。」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抱歉,我没得选。」


我知道冯老师这一年来一直困在老项目中,看着别人都有机会做新的项目,也是羡慕地垂涎欲滴。我不知道这一年来他是怎么过的,但从他那迫切的心情中,我能感受到他的煎熬。

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

这期间,我们经常调侃冯老师:「怎么样,冯老师,OpenAPI 啥时候可以上线?」

冯老师总是自信满满地说:「已经写完了,下周就可以上线了。」

每当冯老师这么说时,我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他总是习惯在项目进行至末端时说「下周上线」,然后在下周到来的前一天来一句「哪有那么简单,至少还要一周。」

我知道,冯老师向来喜欢在上线前,分些压力给我们的。所以,我还是打了个提前量。


「冯老师,下周真的可以上线吗?」

「可以啊,只要你把正式环境帮我部署好,域名配置好,部署搭建好。就没有问题了。」

「额,这么多充要条件。简单点先上线不行吗?」

「那肯定的啊,我这是新项目,要的就是标准。你知道什么是标准吗?」

「没有四个菜你还不上桌了?」

「是的,没有八个菜我都不会动筷子的。」


我知道,论嘴上功夫我是不及冯老师的。也只能依了他。

我特地抽了时间帮他做这些工作。等一切就绪以后,便告知了他。

「冯老师,饭已 OK 了,准备米西吧。」

冯老师很是高兴,要知道,放在以前,这些工作至少要收他 5PB 的。但这次,为了避免成为影响 OpenAPI 上线的 X因素,我没有给冯老师记账。

「好吧,干的不错,小伙子,等着瞧好吧。」

我们依旧和冯老师谈笑风生,基本都是围绕 OpenAPI 何时上线,何时开全球发布会之类的趣谈。冯老师也经常跟我们分享又用到了哪些新技术,又学到了哪些小 Tips 等等。我们都替他感到高兴,因为大观园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OpenAPI 不是 OpenAPI

不知又过了多少时日,只知道天已转凉,大抵已经到了深秋的季节了。

突然有一天,阿康在群里问了一句:「冯老师,你的 OpenAPI 上线了没?」

我们这才想起来还有 OpenAPI 这回事,恍惚间已经又过去了两三个月的样子。

「是啊,冯老师,你不是说十月份要开全球发布会的么,这马上就要入冬了啊。」

冯老师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然后一声长叹。

「怎么了,冯老师,是部署程序出了问题,还是服务器配置不够?不行咱上个集群也是可以的。」

「哎...OpenAPI 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

「哦,是版本迭代太快了么?」

「锤子...本来我是服务提供者,标准理应都是我来定。」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他们提出了各式各样的需求,一会让我加个这个,一会让我加个那个。」

「有扩展的必要吗?」

「肯定没有啊。我的 OpenAPI 又不是大杂烩,想加啥加啥。」

「那不加不就完了么。」

「不加他们就不对接我的 OpenAPI ,说我功能不完善,还拿领导来压我。」

「就这?」

「走出了七年之痒,以为新欢胜过旧爱。没想到这个新欢小心思有点多啊,今天要个爱马仕,明天要个 LV ,后天要个香奈儿。怎么样,冯老师,要不起了吧?还要加倍吗?」

「哎,我剧本规划的那么好,奈何请来一群不看剧本的演员,这戏咋拍?」

「你应该誓死捍卫真理啊,冯老师,怎么就屈服了呢?」

「哎...拳怕少壮啊,乱拳打死老师傅,我都四十了哎,比不了啊...」


我们料到冯老师许是没有了初夏的那种激情了,毕竟,眼下就要入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去。

OpenAPI 死掉了

后面的日子里,经常听到冯老师会提起 OpenAPI 又加了哪些哪些功能,说这些的时候,冯老师表情中满是自嘲和无奈。

我们总是不忘调侃打趣,营造些欢快的气氛。


「冯老师,下回咱就别叫 OpenAPI 这种名字了,早就说过了,这名字你震不住。」

「不叫了,已经改了,叫 CustomAPI 。你们让加啥就加啥,不反抗了。」

「不再挣扎一下子了么,万一还有机会呢?」

「不动弹了,能舔就够了。」

「 快过年了,送你副对联吧,冯老师。」

「赐吧。」

「上联:从前的你,我要怎样就怎样。」

「下联:现在的你,要我怎样就怎样。」

「还能怎样?」

「咦,你怎么知道横批的。」


冯老师听罢又是一个大哭的表情。

再后来就很少有人提起 OpenAPI 的事情了 —— 大约 OpenAPI 的确死了。

二零二四年一月。

本作品采用《CC 协议》,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和本文链接
你应该了解真相,真相会让你自由。
《L05 电商实战》
从零开发一个电商项目,功能包括电商后台、商品 & SKU 管理、购物车、订单管理、支付宝支付、微信支付、订单退款流程、优惠券等
《L02 从零构建论坛系统》
以构建论坛项目 LaraBBS 为线索,展开对 Laravel 框架的全面学习。应用程序架构思路贴近 Laravel 框架的设计哲学。
讨论数量: 11

质疑冯老师,理解冯老师,成为冯老师,心疼冯老师! :joy:

1个月前 评论
快乐的皮拉夫 (楼主) 1个月前
sanders

没做过开放平台,但能理解开放平台的接口设计太难了,众口难调,费力还要被千夫所指。

1个月前 评论
快乐的皮拉夫 (楼主) 1个月前

年少不知阿姨好,错把少女当成宝

1个月前 评论
快乐的皮拉夫 (楼主) 1个月前

标准化作业依赖于甲方有系统思维逻辑,绝大多数甲方只是个摆摊的思维,什么火卖什么,所以你的仓库要能存储任何东西,不然就不是一个好仓库。 :sweat_smile:

1个月前 评论
快乐的皮拉夫 (楼主) 1个月前

讨论应以学习和精进为目的。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