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谢 —— 感谢

未匹配的标注

关于 Python 的感谢

因为教学能够让老师学会教学,这本书要感谢我的实际课程。我要感谢过去 16 年来所有参加我课程的学生。在 Python 本身的变化以及你们的反馈的帮助下,本文得以成型;没有什么比亲眼目睹 4000 人犯同样的初学者错误更有教益的了!本书最近几版的改动主要得益于最近的课程,但自 1997 年以来举办的每一堂课都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我完善了本书。我还要感谢都柏林、墨西哥城、巴塞罗那、伦敦、埃德蒙顿和波多黎各等地曾经举办我课程的客户;这些经历一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持久的回报之一。

因为写作能够让作者学会写作,这本书也要感谢它的读者。我要感谢过去 18 年来那些花时间提供建议的无数读者,不管是在线还是面对面。你们的反馈对于本书的发展和成功也至关重要,这似乎是开源世界固有的优势。读者的评论涵盖了各种各样的看法,从“你应该被禁止写书”到“感谢上帝让你写下这本书”;如果在这些事情上能够达成共识的话,那么可能就在这两者之间,尽管借用托尔金的一句话:这本书仍然太短了。

我还想对所有参与过这本书制作的人表示感谢。感谢这些年所有帮助本书成为一个可靠产品的人——包括编辑,格式化人员,营销人员,技术评审人员等等。感谢 O’Reilly 给了我机会参与 13 个书籍的项目。这总体上是快乐的(只是感觉有点像电影《土拨鼠之日》)。

《土拨鼠之日》:是一部奇幻喜剧电影。“土拨鼠之日”成为英语典故,意指一再发生且令人厌烦的单调情境。

此外,还要感谢整个 Python 社区;像大多数开源系统一样,Python 是许多默默无闻的努力的产物。我很荣幸看着 Python 从一个新兴的脚本语言发展成一个广泛使用的工具,几乎每个编写软件的组织都以某种方式部署它。抛开技术上的分歧不谈,能参与其中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我还想感谢 在 O’Reilly 的原来的编辑,已故的 Frank Wilson。这本书主要是 Frank 的主意。当 Python 很新的时候,他对我的职业生涯和对 Python 的成功都有很大的影响,他是每次我尝试错误的使用“只有”这个单词就会记起来的一个遗产。

我还要感谢 O'Reilly 的编辑 Frank Willison(已故)。这本书很大程度上是 Frank 的想法。他对我的职业生涯和 新生的 Python 的成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每次想要滥用“只有”这个词时都会想起他。

个人的感谢

最后,我还要特别感谢几个人。感谢已故的 Carl Sagan,因为他鼓励了一个来自 Wisconsin 的 18 岁小孩。感谢我的妈妈,因为她有勇气。感谢我的兄弟姐妹,因为在博物馆吃花生时,我们一起发现了很多道理。感谢 《The Shallows》 这本书,因为它及时叫醒了我。

感谢我的儿子 Michael 和女儿 Samantha 和 Roxanne,因为你们是我的孩子。我不太清楚你们什么时候长大,但我为你们的成长感到骄傲,并期待看到你们的未来。

感谢我的夫人 Vera,因为她的耐心、proofing(?)、健怡可乐和椒盐卷饼。我很高兴我终于找到了你。我不知道未来 50 年会发生什么,但我知道我希望和你一起度过所有的时光。

— Mark Lutz,2013 年春季, 在落叶松中

本文章首发在 LearnKu.com 网站上。

上一篇 下一篇
讨论数量: 0
发起讨论 只看当前版本


暂无话题~